有机体

我又摸了⋯性轉的鬼狐sama


狐右向,也許會畫吧(也只會是草草的。

晚宴

.ooc小王子是也

.注意丹狐向

.是非常非常难吃的粮

”既然是重要的宴会,为什么要让我跟着去呢,丹尼尔大人?“

鬼狐歪了歪头看着拿着衣服不停在自己身上比划的丹尼尔。

”这件不错。去换吧。“

丹尼尔把一件灰色西装塞进鬼狐怀中,淡漠。

”您避开了我的问题。“

"宴会可以让你搞好人缘关系。对你并没有害处。”

“可为什么把机会...”

“去换衣服。”口气强硬的无法拒绝。

“..好。”

无奈下鬼狐抱着衣物转身走进更衣室。

只是没想到丹尼尔想得周到连裤子上放尾巴的洞都帮他剪好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分划线-------------------

宴会上大人们见到鬼狐这张生面孔不禁有点好奇。

清楚是丹尼尔带来的那么就更感兴趣了。

大人们不停地灌鬼狐红酒。

尽管鬼狐酒量还好。丹尼尔还帮挡了不少。

可是还是醉得一塌糊涂。

不过倒成了退场的好理由。



车上。

丹尼尔喝了不少但头脑依然清醒。

就免了代驾。

副座的鬼狐如醉如梦看着他痴笑。

他也不禁莞尔。


尽管路好车好还有一位老司机,可是半路上鬼狐还是难受的要求下车。

半晌便吐了一地。

丹尼尔攥紧了眉头。

微微在鬼狐身板上拍了拍。

潇洒的尾巴这时却耷拉着提不起精神。

帮他擦好嘴巴坐上车接着上路。

车速放慢了好多。


终于到了家。


今晚两人同床共眠。


理由是担心狐狸先生不适的身体。


--完--